■郭文婧
  央視證券資訊頻道首席新聞評論員鈕文新指責餘額寶是趴在銀行身上的“吸血鬼”、典型的“金融寄生蟲”,並主張取締餘額寶。支付寶在官方博文當中回應稱,餘額寶利潤僅0.63%,並非鈕文新所稱的2%〃2月23日《法制晚報》)
  雖然鈕文新主張取締餘額寶的理由很牽乾但他提出金融創新必須有標準,必須符合中央關於“金融必須為實體經濟服務”的原則,應當鼓勵一切可以提高實業效率、降低企業成本的金融創新,則是非常正確的。
  各種類似餘額寶的金融理財產品,確實無助於降低實業成本,但將拉高實業成本的罪名強加在餘額寶們的頭上,也是很荒謬的。恰恰是因為主流的金融企業沒能很好地承擔“金融必須為實體經濟服務”的職責,餘額寶們才有了生存的空間。
  是的,如鈕文新所言,我們的近鄰、也是高儲蓄的日本沒有餘額寶的出現,但原因並不是日本、美國這些國家不允許餘額寶的出現,而是因為這些國家根本就沒有餘額寶們生存的空間。因為日本在1994年就已經完成了利率市場化進程,美國的利率市場化更是在1986年就已完成。利率市場化完成之後,他們共同的特點就是實際利率與GDP增速基本趨近。我國餘額寶們最大的現實意義,恰恰就是倒逼我國利率市場化的進程。
  我國餘額寶們的本質,基本上都是貨幣基金。從國際經驗來看,貨幣基金之所以受到歡迎,就是因為它具有很強的抗通脹功能。
  按照常理,在利率管制之下,貨幣超發,最受益的本應該是實業經濟。然而,監管的數據顯示,我國新增的相當規模的銀行貸款並未實際流向用款企業,而是絕大部分流向了地方政府投融資平臺和房地產、少數的大中型企業、利率更高的民間借貸市場以及銀行間市場。實業經濟、特別是絕大多數中小民營企業的融資成本依然高企∩見,金融沒有真正為實體經濟服務的根源,並不是餘額寶們的出現,而是以銀行為代表的傳統金融業本身的問題。
  餘額寶們之所以如此受關註,只是因為它們被冠上了“互聯網金融”的名稱而備受關註而已。之所以受歡迎,只是因為它們為百姓提供了一個比銀行更方便、收益遠大於3.25%左右定期存款利息或近乎於0的活期存款利息的現金管理工具而已。實際上,規模高達36萬億的影子銀行對拉高實業經濟的成本,遠比規模不到一萬億的餘額寶們要厲害得多。
  當然,鈕文新對餘額寶們的炮轟,也是具有現實意義的,那就是再一次提醒金融決策如何真正回到為實體經濟服務這一宗旨上來。金融回歸根本任務,市場要素完全由市場來決定價格,不用取締,餘額寶們的好日子也就自然到頭了。
  當然,餘額寶也有自知之明,所以對“衝擊的是中國全社會的融資成本,衝擊的是整個中國的經濟安全”的指責根本不予回應,只是簡單回應“餘額寶並非鈕文新所稱的2%的暴利,一年的管理費是0.3%、托管費是0.08%,銷售服務費是0.25%,總共的結果是0.63%”。姑且不說那些影子銀行,請問傳統的正規銀行敢於將利潤的構成,也如餘額寶一樣曬一下嗎敢曬一下它們為提高實業效率、降低企業成本的服務細節嗎  (原標題:“金融寄生蟲”餘額寶們需要取締嗎�
創作者介紹

衛蘭

ys97ysrnr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