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microSD/羊城晚報記者 何裕華 林園
  大咖駕到!文學“風暴”過境,千年老城也“凌亂”了。3月22日,由羊城晚報、廣州市荔灣區宣傳部聯合主辦的2014“花地文學榜”頒獎典禮在廣州舉行,著名作家賈平凹、多多、陳丹青、陳楸帆、李娟、艾偉等紛紛空降羊城,接受小說、詩歌、文學批評、科幻小說、散文和短篇小說等不同類別的文學大獎。他們在旋風式訪穗的一天都幹了什麼?對廣州又有怎樣的印象?記者貼身跟蹤,從各式公開活動到飯席間細節,務求向讀者還原各類“萌翻了”的桃園婚禮佈置花邊鏡頭,呈現文學偶像們最“接地氣”的一面。
  早晨:高興“褐藻醣膠功效上學”去
  “我凌晨兩點才睡著,太興奮了。每次出遠門就這德性。”22日早上9時許,李娟在入住的廣東勝利賓館花店大堂跟記者說。
  當天上午,憑藉《阿勒泰的角落》獲得散文大獎的李娟與憑藉《整個宇宙在和我說話》獲得短篇小說大獎的艾洗碗機偉應邀走進廣東廣雅中學,與該校師生交流文學創作的樂趣。廣雅中學負責人一邊介紹學校歷史,一邊向兩位作家導覽百年老校。而李娟和艾偉對嶺南校園的一景一物也表現出極大興趣,看著一棵有著兩百多年曆史的老樟樹,老家在浙江紹興的艾偉精神一抖,說,“這是樟樹,在我們江南一帶也是很常見的,它有著獨特的香氣,做柜子衣箱都很好。”
  生長在新疆北部的李娟則對嶺南園林之春沒有太多同感。不管是看到桉樹還是樟樹,還是池塘錦鯉,她都像小女生一般露出好奇目光,而看見校內生物園的三色杜鵑花,她更雀躍地用手機猛拍幾張,“我要發給媽媽看,老家正冰天雪地中”。
  暢游一番後,眾人走進課堂,此時,李娟臉上不禁露出一絲難色。原以為只是“幾個學生圍在一起聊聊天”的場合,變成近400人滿座的大課堂,讓自稱從未開過講座的她緊張起來,因而自始至終話語不多,並不時羞怯地低著頭。幸得艾偉挺身“英雄救美”,活躍著現場氣氛。
  不過,李娟的緊張卻絲毫沒有減少學生們對她的愛。講座後,眾學生更捧著《阿勒泰的角落》蜂擁而上,對此,她均友善地一一給予簽字和合影。讓人感動的是,倆作家已經快走離校門了,一名女生還是追了上來,堵在李娟前,說:“李娟老師,我媽媽讓我跟你說,她很愛你。之前你在博客跟她互粉,我都嫉妒死了。”
  午飯:書生齊“練功”
  為了讓大咖們在下午頒獎禮前午休一會,午飯也設在勝利賓館餐廳里。最先到場的是賈平凹和其助手,以及多多和梁曉聲。剛入座,聞風而來的資深文學粉絲陳先生則捧上一箱子書:求簽名。詩人多多爽快地接過自己的詩集,揮筆就簽,惹得梁曉聲也有些“眼饞”,“你們應該多準備一本給我的啊,我也要找多多老師簽名。”不能如願,梁曉聲只好順勢借來其中一本詩集仔細研讀,“我以前想過我自己寫過小說、寫過散文,就是沒寫過詩,以後要寫寫。看了多多的詩,我都不敢寫了!”
  而李娟一進門,就收到了女記者的熱情擁抱,羞怯的她吐了吐舌頭。席上,大家對陳楸帆的科幻小說很是感興趣,“這兩年科幻小說很受歡迎嘛!”陳楸帆則不假思索地答,“沒有青春小說那麼火吧!”
  細心的人會發現,多多跟大家說話時,一隻手一直按著另一隻手的虎口處,他透露,這是按摩穴位。他還“抖”出更多自己的“養生秘籍”,譬如雙手張開,手掌“切”在桌沿,正壓著掌紋盡頭處,再輕輕抖動。一時間,全桌的人都跟著多多老師“發功”,震得桌上碗筷發出陣陣哐當聲。“咱們這一行的,沒有幾個頸椎是好的,這個動作對我們頸椎有好處,沒事大家都多做做。”多多一邊“練功”一邊說。
  頒獎:“星光”耀舞臺
  下午萬眾矚目的頒獎典禮開始。由於上臺演講純屬自由發揮,嘉賓們的舉手投足,無不透露其個性和心情。首先上臺領獎的是艾偉。工科男艾偉準備好了幾頁紙的演講詞,演講前不自覺將一隻手插進口袋,然後抽出,再捧著紙照念。因為有了幾頁紙精心準備,他的演講邏輯嚴密,文采斐然。爾後上臺的李娟,先嘗試調試話筒,一旁的主持人上前幫忙,李娟笑著說,“我太矮了。”雙手捧證書、獎盃在身前,李娟開始了自己聲音怯怯的發言,語調緩慢,“我寫的,都是很小、很瑣碎的事。因為忘不了,而寫出來,讓別人也忘不了……這就是所謂的生命力吧。”斷斷續續的一句話,已經惹來掌聲。說完這幾句,李娟“如釋重負”欲下臺,被主持人攔下,“這兒有很多你的粉絲,你有什麼想對他們說的嗎?”李娟猶豫了一下,只好如實“彙報”,“我不知道說什麼好呢。”這時,臺下的掌聲,繼續鼓勵這名害羞、真實的年輕作家。
  獲獎者中年紀最小的陳楸帆,演講時則小握拳,意氣風發。大師陳丹青上臺後則一直雙手插在口袋,講到激動處,雙手張開在胸前。到了頭髮發白的多多,則雙手盤在身後,即興演講。“壓軸”出場的賈平凹上臺從廣東省委宣傳部副部長顧作義手中接過獎盃後,一張口就自嘲:“我的個子太小了,話筒還是要低點。”接著又為自己的方言口音太重表示歉意,“我的陝西口音很重,普通話說不好,所以我只好照著紙來宣讀我的獲獎感言。”
  晚宴:“派對”嘉年華
  頒獎禮完畢,文學大咖和頒獎嘉賓們移師勝利賓館西關粵廳參加晚宴。不過,與其說是晚宴,不如說是一次狂歡派對。
  大咖們一到場,在場人員立馬不淡定了,幾乎人手一支筆、一張紙或一本書,奔走名家席間索要簽名。“我帶了3月20日A6版羊城晚報來求簽名。”一“醒目”女粉絲向記者炫耀道,“我想過了,帶書太重,這麼多人的書哪搬得過來。揭榜當天的報紙最好,不僅有獲獎者名單和代表作品,還有他們的頭像,配上親筆簽名,就最完美了!”
  雖然,不是每人都像該女粉絲那麼精打細算,但眾人機不可失的心情,倒讓大咖們忙個不停。梁曉聲正在吃著東西,背後就站了三四個人索要簽名,剛送走幾個人,拿起筷子吃兩口,又迎來另一撥要簽名的粉絲;多多與陳楸帆夫婦正聊著晚宴紅酒的口感,卻又被在場記者打斷了話匣……
  “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突然,頒獎禮晚宴“莫名”響起生日歌,現場各自奔忙的人都停頓了下來——原來,3月21日是賈平凹的生日,晚宴特別設了一個補祝生日環節,為賈大咖贈上鮮花和蛋糕。賈平凹高興之餘,與陳丹青、蔣述卓、唐大禧等一同即席揮毫,為羊城晚報、羊城晚報藝術研究院留下“文種花地”、“藝術極難研究 研究應成藝術”、“花花世界出奇葩”等等書香之墨。
  夜游:大贊“小蠻腰”
  或許,澎湃的激情和充沛的體力是作家們的生活必備元素,忙活了一天,不少作家也沒有要休息的意願,而是藉著飯後餘興,登上珠江夜游渡輪,一覽廣州夜色。
  “這也是我第一次珠江夜游,大概是1972年,我來過廣州,當時坐在岸的一邊寫生,畫對岸。那時候的廣州,哪是這樣啊,都是農田,僅有幾座稍高的樓。當時我已經覺得廣州很摩登了。現在對比著看,就大不一樣了。”陳丹青一邊回憶往事,一邊欣賞江景。“廣州亞運確實增添了一批不錯的建築,尤其是廣州塔,造型特別好,英式的簡潔。以前來廣州開會,來去匆匆,沒有什麼讓我想留下來看的東西,但現在有了亞運這一組新建築景觀,很多東西也是可以原諒的了。”
  閑談間,又有粉絲要求跟陳丹青和多多合照,頑皮的多多執拗地孜孜不倦跟陳丹青說話,任由照相機閃光燈如何耀眼,依舊一副“我就不看鏡頭”的模樣。而陳丹青則每被喚道“陳老師請看鏡頭”,就立馬一副“天然獃”的瞪眼相,兩人詼諧組合,讓現場粉絲捧腹不斷。
  何裕華、林園 鄭迅  (原標題:文學大咖在廣州一日表情萌翻了)
創作者介紹

衛蘭

ys97ysrnr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